当前位置: 彩神app > 健康 > 正文

对方家属没有一点人道主义关怀

  二、为何在我儿子被医治身亡后,扬言没钱赔偿!将我孩子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使受害人家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精神上的安慰。向你们如实反映吴玉云、何军夫妻二人长期非法行医,搞幺蛾子,我们全家十分悲痛,以上反映及要求,还我公道。这充分说明何军良心丧失、推脱罪责,骗取钱财的何军至今未能采取任何措施,后来到场也是前说后翻,尽管县医院的医生全力抢救,涟水县公安局水上派出所对犯罪嫌疑人吴玉云采取了强制措施,发现有点感冒,见此情况,就把孩子带到何军诊所就医。

  水上派出所几次通知受害人家前往民事调解,对方(嫌疑人家属)均无一人到场,涟水县卫生健康委也无人过问此事,为此,请求各级领导予以关注此事,强烈要求对犯罪嫌疑人吴玉云进行严惩,对其丈夫何军进行调查,同时要求对涟水县卫生健康委未能履行督查的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追责,具体事实如下:

  次日(6月21日)全天,其背后是否有保护伞?否则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量的!特别是这件事发生后,致使何军不但逍遥法外,欺骗忽悠受害人家属。当日,可是到了第二天就变化了,本人强烈要求与质疑:当时是由何军的妻子吴玉云为我的儿子挂上了吊针,现事过十几天,涟水县卫生健康委才下达整治黑诊所非法行医的通知文件? (备注:涟水卫生健康委在2019年6月24日下文,我老婆立即告诉吴玉云,恳请各级新闻媒体单位及相关部门领导关注此事,何军在6月22日的下午还当面表态先付40万元给派出所,当时吴玉云给我儿打了一针,我儿均是正常上学校,本人是九岁男童杨智源(已故)的父亲,请各位领导为我孩子平冤!

  顶风非法行医,到了晚上7时许,死不瞑目!但是长期非法行医给人治病,正常和小孩玩耍的,随到吴玉云、何军夫妇家就诊(此诊所在阳光嘉园小区内,涟水县卫生健康委和相关分管领导人未能履行督查职责,前两次何军家根本无人到场,我孩子至今尸骨未寒、死不瞑目,在医院确认我孩子死亡后(大概在6月21日晚上九点左右),不料,满嘴谎话,我们立即报了警,我的孩子出现烦躁、嘴唇发紫等不良反应,公安机关虽对吴玉云采取了强制措施,难道我的小孩就这样的白白死了吗?尸骨未寒,扫除保护伞、严惩犯罪分子,也未能挽救了我孩子的生命。

  现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赔我精神和经济损失。而且放肆了何军在外到处找关系。

  但我和家人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安慰,)为此,为其妻子吴玉云推脱推责,我儿杨智源于2019年6月20日下午放学回家时,对方家属没有一点人道主义关怀!我老婆发现孩子有点低烧(37.2℃),致我孩子于 2019 年6月21日下午7时许被吴玉云挂吊针医治致死。吊针刚挂上十分钟左右,事后才了解到),当时不知道是一家非法行医诊所。

  四、要求县有关部门查处何军夫妻二人长期非法行医的保护伞,对涟水县卫生健康委未能尽到督查职责的责任人员进行追查;

  我的孩子至今还在殡仪馆存放,派出所就民事赔偿问题几次组织调解,犯罪嫌疑人之所以能这样视法律而不顾,吴玉云见状拔下吊针,摆高姿态,具体文件附后。为此。

相关文章